第124章 此女,颇为心切_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阮蓁顾淮之
新笔趣阁 >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阮蓁顾淮之 > 第124章 此女,颇为心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4章 此女,颇为心切

  这种话若放到旁人嘴里,定然是狂妄吹嘘,可落下顾淮之这儿。

  阮蓁知道,他是认真的。

  少女一哽,实在不知如何接话。

  好在,此刻有人救了她。

  ‘咚咚’两声,有人在敲门。

  “老奴给公子姑娘请安。”

  是孔婆子的声音。

  孔婆子望着眼前这道紧闭的房门,眼眸一转,眉眼带笑。

  “不知姑娘可方便,夫人请您过去一躺。”

  她绝口不提,盛挽是带着阮蓁去揍人的。

  盛挽有意想让阮蓁在旁看着。

  毕竟这脾气再好也总得发泄!

  她这儿子的臭脾气是指望不了他能改了,阮蓁日后被气着,还能学着她这个架势亲自出气!

  盛挽不止想教阮蓁这些,她还想告诉阮蓁,男人不能惯着!

  尤其是顾淮之这个玩意儿。

  若顾淮之知晓盛挽的目的,定然不会允的。

  阮蓁听到这句话,不免松了口气,而后朝顾淮之福了福身子。

  温声道:“即是如此,不叨扰世子了。”

  女子踩着绣花鞋,脚步轻快。耳垂上挂着的耳坠跟着摇曳。

  顾淮之漠然的瞅了一眼,忽略女子走动间层层堆叠的裙踞在空中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  阮蓁走了出去,还不忘阖上房门。

  屋内在一度回复了以往的寂静。

  顾淮之垂下视线,重新举起书,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。

  他陷入沉思,觉得阮蓁是不想同他待一个屋里。

  男子眉心拢了拢。

  而后伸手去触隔着袍子属于芙蓉花结的位置。

  是了。

  她没法在借着上药的由头,亲近自己,可不是坐不住得焦虑。

  她上回还嫌三个月太长了。

  此女,颇为心切。

  但满足她这些小心思……也无伤大雅。

  “长风。”

  “属下在。”很快,有人入屋,恭敬的行礼。

  “通知钦天鉴重新择日子。”

  长风一顿。

  “主子是打算延后?”

  也不怪他如此发问。毕竟最好的日子最早的便是三月后。

  顾淮之从不信奉这些。也从不被规矩束缚。

  只要他想,那么便做。

  信什么天命?

  只要他顾淮之迎娶阮蓁的那一日,便是吉时。

  男人垂下眼帘,光线透过窗牖柔和的洒在他身上,倒是难得的添了一份温柔。

  他嗓音低沉,却不容置喙:“提前一月。”

  三个月本就赶了,还提前一月?长风一愣。而后笑开。

  “属下这就去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阮蓁一路被孔婆子引着去了国公府门前。门外,早就停了辆刻有国公府标志的马车。

  “蓁蓁,快来。”里头的人掀了布帘一角。

  是盛挽。

  阮蓁眉眼含笑,由孔婆子扶着上了马车。

  马车里除了盛挽还有阮蓁有过一面之缘的易夫人,阮蓁压下眼底的意外,面色沉静的正要请安。

  “无需这些礼数。”易夫人道。

  盛挽笑着指了指边上的空位:“且过来坐下。”

  阮蓁只好听令。

  刚出墨院,孔婆子就将盛挽的那句话转达到她耳里。

  揍人……

  盛挽的脾气,她清楚。

  说了揍人,那绝对会下手,可不是单纯说说那么简单。

  盛挽的盛气凌人,高高在上也不是世人嘴里随口说的。

  阮蓁袖下的手收紧。

  阮蓁:就……莫名的期待。

  车滚轮动,启程。

  易夫人不由问:“我们去哪儿?”

  盛挽靠着车厢,气定神闲:“不出意外,祝椒此刻应该在胭脂铺。去这里。”

  祝椒?

  阮蓁眸光一颤。

  易夫人疑惑:“你怎会知晓?”

  祝椒无儿无女,在太傅府上也算如履薄冰。

  上有老太太压着,至今无法掌权后院,便将柳太傅之女疼到了骨子里。真疼假疼尚且不知。但每月二十五总会亲自去挑选胭脂给这个名义上的女儿。

  倒是一副好继母的做派。

  “临安这些看不顺眼的夫人,平素的举动,我自然得掌握的一清二楚。”

  如此,才方便去找他们的不痛快。

  她一贯要做万全的准备。

  说着,她看向阮蓁。

  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:“太傅府的千金也是个好的,与你差不多大,有如此继母,向来也是积怨已久。”

  祝椒的那些事即便被压了下来,可知情的那些人,谁不在背地骂她一句忘恩负义,见着谁的榻都往上爬?

  柳太傅一身风骨,却着了这种人的道,也是令人唏嘘。

  易夫人跟着道:“谁说不是呢,那孩子也是倔的,听说至今都不肯改口唤祝椒一声母亲。跟着府里老太太一向视其与无物。”

  偏偏祝椒想要站住脚后跟,只能献殷勤。

  太傅千金。

  是临安出了名的美人。

  易夫人笑眯眯:“可我左看又看,还是蓁蓁美。”

  盛挽抬了抬下巴,仿若夸的是自己:“这是自然的。”

  阮蓁稍稍红了脸。

  街道人声鼎沸,茶馆酒肆林立,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绝于耳。

  临安最有名的胭脂铺当数易家的玲珑醉,祝椒自然不会去易家,便做了另外一家口碑不错的芳菲轩的老主顾。

  玲珑醉做的一向是宫里头娘娘和达官显贵家眷的生意,价格昂贵,质感细腻可不是芳菲轩可以比拟的。

  祝椒在柜前挑挑拣拣。心不在焉。

  “柳夫人,您又来给家里的姑娘挑胭脂了?”周边有五品官员的夫人上前,攀交情的请安问候。

  祝椒一双丹凤眼,带着媚。一身打扮,风韵犹存。

  每月送至柳念初院子里的胭脂,她前脚刚走,柳念初转头就叫人扔了。

  让人好生怨念。

  偏偏柳念初是柳太傅的掌上明珠!

  她在外面也一向维护着自己和柳念初的母女情谊和自己的温和名声。

  好在,柳念初没拆她的台。

  祝椒:“是啊,念初喜欢。”

  五品官员夫人连连称赞:“哎呦,像您这便疼爱女儿的可不多见。这些让小人采买便是,何须您亲自跑一天。”

  祝椒忍着心痛,因为这些要五十两。

  她嘴里说着漂亮话,死要面子活受罪:“应该的,自己亲女儿不疼,还能疼谁?再说念初一向孝顺。”

  话音刚落,那人刚要继续奉承,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讽笑。

  轻蔑的,傲慢的,挑衅的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bige.cc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xbige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