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放过我,也放过你成不成?_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阮蓁顾淮之
新笔趣阁 >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阮蓁顾淮之 > 第259章 放过我,也放过你成不成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59章 放过我,也放过你成不成?

  菡萏院

  阮蓁抱着呆兔子,抿着唇一言不语。

  边上的葛妈妈却是听着消息急了眼。她一把拉住檀云:“果真无误,可打听清楚了?”

  “定不会错,我愣是瞧着管家把人送到南边的清竹院才回来。”

  檀云跺了跺脚:“宫里赐下来的又如何?我瞧着她们连世子妃的一根手指都比不得。”

  檀云越想越气。

  世子妃才嫁过来多久,世子院子里就收人了?

  实在是欺人太甚。

  “那两人妖妖媚媚,一副我见犹怜的贱人模样,我瞧着就心烦。呸!”

  暗七见状,连忙道:“许是那两人主子有别的安排,这才安排住下来。”

  葛妈妈却是一副天塌的模样。想说什么,却又斟酌再三,给咽了下去,最后成了干巴巴的一句。

  也不知是安慰阮蓁还是自我麻痹。

  “纳个妾罢了,这男人有哪个不纳妾的。”

  “姑爷后院也没人。”

  “再者宫里来的,姑爷也不能不收。”

  阮蓁顺着兔毛,她是信顾淮之的。可到底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  再如何,不管顾淮之是何打算,院子里添了人,也合该知会她一声。

  阮蓁越想越不是滋味。

  她甚至再想,顾淮之不让她生育,不会是打算碰别人,有了孩子在过继到她名下?

  !!!

  阮蓁坐不住了。

  她倏然起身,喃喃道:“我过去瞧瞧。”

  葛妈妈连忙道:“老奴也去。”

  “檀云暗七跟着便是,清竹院离这儿远,妈妈就莫跑这一趟了。”

  说着,阮蓁抱着兔子出了门。跨过菡萏院门槛时,她瞧见墨院门口晃着尾巴悠哉悠哉趴着晒太阳的小灰。

  小灰边上站着许久不见,养伤的长肃。

  “请世子妃安。”长肃连忙上前请安。

  阮蓁莫不吭声的朝他颔了颔首。

  暗七虽是老实巴交,但她却清楚,此刻若和长肃走得近,兴许会惹火上身。

  瞧,檀云看向长肃的眼神仿若能喷火。

  长肃摸不着头脑,看回去:“我惹你了?”

  檀云陷入碎碎念: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不是好东西,不是东西。”

  长肃听罢,作严肃之状,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顾淮之!

  “你骂我可以,但绝对不能对主子不敬!”

  檀云冷哼一声:“我看到你就烦,让开,挡路了!”

  长肃伤的重,身子显然并未大愈。他说话也带着份有气无力。但却能把人气的半死。

  “你莫以为这种方式能试图引起我的注意。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没用。”

  说着,他的语气带着哀求:“放过我,也放过你成不成?”

  檀云:……你搁这儿唱戏呢!

  暗七只能仿若无事的抬头望天。

  阮蓁却没忍住噗哧一声,笑了出来。

  女子面似芙蓉,眉如柳。嘴角擒着一丝美人笑。端是柔媚动人。

  准备撸袖子和长肃干一架的檀云见阮蓁笑得开怀。她搓了搓婴儿肥的脸蛋,决定豁出去了。

  她仰着头,看向长肃,语气僵硬,却带着命令:“喂,我给你个机会,再贬低我一声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清竹院

  管家把人带到,便往外走去。

  公子要做的事,一向让人捉摸不透。

  前一秒分明冷着脸恨不得把人扫地出门,不欲给徽帝留半分颜面,怎么下一秒就生生改了主意?

  这是又有谁要遭殃了?

  “管家。”身后看管清竹院的婆子追了上来。

  那婆子双手置于腹前,走近,低眉垂眼,恭敬又本分。她连忙问:“恕老奴蠢笨,实在揣测不了公子的用意。”

  说着,她压低嗓音,为难问:“那两个姑娘,老奴实在不知该以何身份伺候。”

  管家捋了把胡子,摆了摆手:“莫说你,就连我都难料公子的心思。”

  他沉思片刻:“虽说是上头赐的,但公子心气高,有世子妃如此珠玉在前,还能瞧得上那些个胭脂俗粉?”

  他指点:“我估摸着那两人左右在府内待不长久,旁的,你自个儿琢磨。”

  婆子连忙点头哈腰应是。

  管家这才大步离开。

  婆子目送管家走远,这才放宽心态回了院子。

  清竹院离几个主子的院子都远,向来无人住。

  但国公府富贵,里面的摆设却尽显富贵。

  抄手游廊,假山瀑布。院内种满了竹子,偶一风过,吹的竹叶抖动沙沙的响。

  拱桥上站着两名抱着包袱的女子。一粉一蓝,亭亭而立,艳而不俗,姿色自然不差。

  “我原以为世子那般的人物,是瞧不上你我二人的,却没曾想,竟真能入了国公府。”左边粉色鹅蛋脸的女子激动的开口。

  她眉眼含春道:“如今天气炎热,世子爷却将你我送到此处避暑,想来是用了心。”

  都说,世子妃美艳动人,就连柳太傅府上的人千金都要稍逊一筹。

  如此看来,也不尽然。

  不然,世子婚期刚过,怎么就同意收下她们。

  想来世人夸大其词了些。

  这世子妃定然不如世子的意呢。

  若不然,哪有不越过正妻,直接让管家安排她们的?

  “可不是。”

  蓝衣女子志得意满的扶了扶发间的金钗。

  她好不得意:“你我姐妹二人,也算是熬出头了。若再有个一儿半女,且不说皇上那儿能交差,往后的日子也是只好不差。”

  “世子妃嫁入国公府是高攀。她身后没有娘家,若不是顶着世子妃的身份,她也算是人微言轻。而你我再不济,身后也有皇上。只要把世子伺候好了,世子妃又能奈你我何?”

  粉衣女子扬眉吐气的笑出了声。不过,到底有所顾忌。

  “世子这关算是过了,可国公府夫人是出了命的蛮横,她从未答应给国公爷纳妾,听说待世子妃视如己出,只怕……”

  一语未完,就被打断。

  “怕什么,这家日后到底是世子做主,国公府夫人还能管世子后院的事?没准巴不得你我为世子爷开枝散叶。”

  “再者,要不是国公府夫人,你我哪有机会被送过来?”

  婆子:……

  大言不惭,无力吐槽。

  她面无表情的听着两人的美好幻想,大步上前,打断两人的对话。

  “两位姑娘,请随老奴来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bige.cc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xbige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